梭哈做國旅,痛點大不同:全民瘋國旅時代下的苦惱-在地「旅創」,長期到底可不可行?

疫情突顯了 「目的地經營」 時代,在跨國生意行不通,所有旅遊業資源轉而投入到國內旅遊的開發、建設、補助時,看似欣欣向榮的國內旅遊藏著什麼樣的波濤。而從產業到消費者,各種糾結落差,背後的脈絡又是如何?


圖/聯合報系資料照片(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120974/4452580

ㄧ、在地食宿遊購行業者

‣ 只有假日有客人

過去可以由國際旅客多少擴充的平日生意,因為全球停航的緣故導致斷裂。

‣ 旅客要便宜也要品質

由於國旅門檻低,旅客講究CP值高的旅遊產品,但容易忽略品質好的同時其成本也應運而生。同性質業者的殺價競爭使情況變得更加嚴峻。

精緻 不可能 價格低
小團
 不可能 價格低
客製化
 不可能 價格低

‣ OTA抽成好高

上架到預訂平台,衍生的費用如實反映在市場價格上,影響消費者購買意願。

‣ 政府何時補助

期待政府補助旅遊行為消費,促進市場活絡。

 

二、地方創生組織與深度旅遊供應商

‣ 沒有人知道我

行銷推廣不易經營,接受媒體採訪對訂單量沒有實質幫助。

‣ 2個客人接不接?

出團成本固定,接個體客人利潤過低甚至會虧錢,只好規定幾人次以上預約才出團。彈性不夠高只能拒絕客人。

‣ 做一團虧一團

經營前期客人不夠多,做一團虧一團還是只能做下去。

‣ 沒人手沒時間

地方缺乏足夠人力資源可以支撐整體營運。

 

三、旅行社

‣ 客人寧可自由行

國旅在交通與旅遊資訊的取得的門檻皆低,客人購買旅行社套裝行程意願低。

‣ 利潤好低做心酸,一抬價就賣不動

旅行社做生意的本質是「資訊落差」,在網路資訊流通的情況下,利潤空間縮小。

 

四、電商平台

‣ 票券超薄利

易與票券供應商直接比拼價格,只能拿到低比例的抽成。

‣ 地方供應商好難開發

與在地供應商間需要長期的時間累積成效與信任培養,才能獲得穩定配合的合作關係。

‣ 網路獲客成本好高

網路投放廣告與平台經營成本高。(曾聽聞某知名旅遊平台一個客人的獲客成本是新台幣1000元。不同平台獲客成本不同,供參)

 

五、遊客

‣ 住宿好貴,交通又不方便

長期以來臺灣人對國旅的價位和品質存在刻板印象,並且目前國內住宿價格戰打亂了消費者的心理標準,整體導致旅客住宿的意願降低。

另外,除了擁有捷運系統的城市,其他地區的大眾交通規劃對於旅遊行為的不友善,使旅客前往的門檻更高。

‣ 等待下次政府補貼

頻率過高的補貼政策,影響大眾出遊的意願。補貼除了影響旅遊產業的自由市場競爭與淘汰機制,進而導致國旅服務素質難以更上層樓。

 

六、學習型消費者

‣ 找不到適合的深度遊程

深度遊程的知名度不夠高,以及目前對於體驗、遊程的市場評價機制不如住宿產品透明,導致消費者在選擇上無法做出合適的判斷。

‣ 想要特色但預算有限

同樣為台灣人對於國旅長期刻板印象下的影響,即便產品選擇上相對一般觀光客可接受深度內容,但對於價格的期待暫時無法突破框架。

‣ 人不夠,好難成團

呼應「地方創生組織與深度旅遊供應商」的痛點,在人數的彈性上難以找到交集點。

 

統整以上在國旅架構中,不同環節的考量因素,使得國內旅遊的發展仍有非常多路需要努力。疫情把旅客留在了台灣,但業者若沒有把握機會升級自己的服務與品質,為長遠的未來投資新的內容,則當國境重啟時,台灣仍舊沒有競爭力與海外各個強大的目的地比拼觀光市場的成長。

從國內旅遊內容的升級到成為國際觀光目的地的願景,值得旅遊產業在這個歷史上的時刻用心深思。